为创收纵容超载,交通部门纵容罚款

日期:2019-10-26编辑作者:信息公开

从1994年国务院发出关于禁止在公路上乱设站卡乱罚款乱收费的通知,到现在已经十八年了,然而公路三乱依然怵目惊心。那么司机和货主们该如何与违法的路政交通人员斗智斗勇呢?

2012年12月21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播出《全国公路一年罚款接近三千亿》,以下为节目实录:

一、连续曝光 邢台依然违规治超

一、坎坷的路途

尤维涛,河北邯郸的货车司机尤 维涛说,今年二月份,他本是专门给邢台送货的,不过随着屡屡被罚,他现在已经很少接邢台的活了。他说:“因为我是拉的邢台的活,我让他他们把超限的部分卸 了,他们不给卸,说只要你把钱交了就可以,我坚持卸货,他们就是不给卸,最后收了钱。”尤维涛和他的同伴在邢台市交通局的门口,等了近2个小时,才见到了交通局法制科科长张占军。今年12月初,时隔大半年后,尤维涛说,2月 份那次投诉没有任何效果,就在前几天,他在邢台市平乡县又遭遇了一次罚款。他说:“正在正常行驶的时候,来了一辆白色的私家车,强行到我货车前面进行拦 截,开始我以为遇到抢劫了呢,也不敢停车,然后一直就这样持续走了一段时间,又来一辆车,两辆车前后夹击,因为怕出事故的原因,把车停边上了。” 尤维涛说,11月21号凌晨,他和同伴们开着三台拉运钢材的货车,在路过邢台市平乡县境内时,突然被强行截停,随后他们才知道,拦住他们的是平乡县的路政人员。

所谓公路三乱指的是在公路上的乱设卡,乱收费,乱罚款的行为。去年,经济半小时在“聚焦物流顽症”系列节目中对公路三乱做过多次报道。节目播出后交通运输部、公安部、国务院纠风办等部门高度重视,连续发文治理公路三乱并建立执法长效机制。如今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治理整顿的效果如何呢?

中 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在公路上非法设卡、收费、罚款和拦截车辆。公路超限检测站管理办法则指出,公路超限检测应当采取固定检测为主 的工作方式。在利用移动检测设备等流动检测方式进行监督检查时。经流动检测认定的违法超限运输车辆,应当就近引导至公路超限检测站进行处理。而尤维涛的车 辆被没有任何检测设备的路政人员扣下来,直接被要求开进了这个停车场,用附近的商业地磅过秤后,被认定为超载运输。平乡县的执法人员也承认,他们这并没有 检测站。

这里是甘肃省景泰县上沙沃镇,远远看到前面正在拦车检查,司机准备了50元钱夹在驾驶证内,汽车慢慢开近,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台挂着警灯的面包车停在路边,道路两侧都停着货车,司机跳下车,走向这台车号为甘10796,车身也喷涂着公安,10796字样的车辆。

在被扣了一天后,尤维涛交纳了三台车17400元的罚款,再加上1100元的车场保管费,没有卸货,就被放行了。而根据公路超限检测站管理办法,对运载可分载货物的,应当责令当事人采取卸载、分装等改正措施,消除违法状态;严禁对未消除违法状态的超限运输车辆予以放行。尤维涛还告诉记者,虽然这三张收款收据上写的收款单位是工商银行邯郸钢北分行,但实际上是当场交的现金,并且整个处罚过程没开具任何法律文书。

在简单推脱了一下后,司机把50元钱抽出来,递给车里穿警服的人,然后拿回驾驶证,转身回到了自己驾驶的车上,汽车启动,前行,路上这两位穿警服的人让开了路,但汽车行驶了五六十米又停了下来,前边又有一辆挂着警灯的轿车停在路边,司机这次往驾驶证里面夹了一百元。一名检查人员臂章上露出来的一个运字表明,这应该是运管人员,虽然随后的画面很凌乱,但从对话可以判断出,司机在把钱递出去以后,上了车马上起步,在一百米不到的距离内,司机送了150元钱,过了两关。这里是河南安阳与河北省邯郸市磁县交界处的一处收费站,在交完过路费后,就进入了磁县境内,司机并没有加速,而是停了下来,一位穿着警服的人迎了上来。这位穿着警服的人接过司机递过的30元钱,笑容满面地离开了。不过像这样态度和蔼收钱的并不多,还是在这里,这次运气就不太好。

尤维涛说:“当场收缴罚款以后,他们任何的法律文书,都没有给我开,包括违法行为通知书,责令停驶公路通知书,处罚决定书,没有,只有一张收据。”

取走了里面夹的一百元钱后,这位穿警服的人把驾驶证还了回来,这关算是过了。司机们说,跑在路上时,当检查人员说把驾驶证拿来时,他们马上就能明白背后的含义。

再次见到尤维涛时,他正在搜集相关证据,准备向邢台市相关部门再度提起投诉,尤维涛自己从头到尾,完完整整地抄写了两遍道路交通安全法,行政处罚法,做好投诉准备。不过尤维涛也承认,他和同伴被平乡县查扣的车辆确实是超载运营。他说:“这个问题我真是想不到解决办法,现在运价这么低,油价这么高,你说你不超,货运市场运费相当低,竞争相当激烈,你不超载根本赚不到钱,跑一趟要赔钱。”尤维涛说,他的货车从邯郸运送钢材到平乡,现在厂家每吨运费只能给到45元,去掉配货站等中间环节,最后每吨运费拿到手就是35元,如果按标准载重,每台车只能拉30吨,这样一趟运费就是1000元左右,但从邯郸到平乡仅油钱就需要1200元,如果不超载,每趟仅算加油费就要赔200元。即使是这么低的运费,活也不好找,所以现在只能超载运营。

司机们说,像这样给钱时还要纠缠一会的,一是在寻找时机,避让过往车辆上人员的视线,再就是变相的讨价还价,想多要点,有的时候,这种讨价还价甚至是赤裸裸。除了讨价还价,只要不要票据,有时被罚完款后,司机们也能得到这样的承诺。

一 年时间,我们两次看到了河北省邢台市路政部门存在的罚款乱象,虽然经过媒体曝光,但是没有任何改观。在采访尤维涛的时候,他一字一句抄写道路交通安全法和 行政处罚法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维涛说,虽然自己超载是有错在先,但这并不应成为执法者乱罚款的理由,罚也要依法。事实上,已经有很多司机和货主拿 起了法律武器。

如果那些一遍遍发文件治理公路三乱的相关部门负责人看到这些路政交通部门的工作人员,毫无忌讳地笑着收钱,咆哮着讨价还价,他们心里该做何感想呢?从1994年开始国家就对公路“三乱”进行治理,但治理了十八年,公路“三乱”依然存在。这样的画面在我们手中还有很多,但司机们说这并不可怕,真正让他们害怕的是在有些地方,乱罚款已经形成了一条牢不可破的产业链条,并且交织成了天罗地网,让他们无处可逃。

二、齐齐哈尔路政人员讨价还价收黑钱

二、自认倒霉的李师傅

朱凤鹏,云南玉溪鹏程运输有限公司法人他说:“ 我们是这个国家的公民,也是纳税人,对不对,我不偷我不抢,我怕你干吗,你拦了罚我的款,你找出理由来,我犯了法了,你可以罚我,甚至你可以捆我,我不犯法,我就不怕你。”

12月1日上午,记者在太原市小店区道路运输管理所门口认识了来自济南的李师傅,李师傅头一天,也就是11月30号从济南到太原送零担快运,卸货后空车路过小店高速公路口时,被小店运管把车扣下了。

2011年5月,他有300多万罚款票据,这300多万是他们公司一年的罚款数额。时隔一年多,朱凤鹏再次路过北京,要去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打一场标的2000元的官司。他说:“我们那个车子他根本瞧都没瞧,我们本来是5轴车,罚款说我们是6轴车,结果我们整个公司170来台车多数都是一样的尺寸,19.8米或者19.7米,他说我们是22米还是21.5米,所以他们根本瞧都不瞧,他们目的就是,拦下来目的就是要罚款。”朱凤鹏说,其实事情并不复杂,今年9月份,他们公司的一台车路经哈尔滨市时,遇到了路政部门。路政执法人员连车辆都没有细看,直接开出了了2000元的罚单。朱风鹏提起行政复议后,没有得到答复,于是向当地法院提起了诉讼。他说:“我们就是维护自己的尊严,罚了我们2千块钱,我们忍气,过来,要花到1万多2万块钱,第一次,如果说法律没有公正的,我这个事情我们还打到最高人民法院去,我们有这个决心,我们就最多拿出3%或者4%的利润出来,我们是维护我们的权利,我们要向法律讨个说法,这是我们公司已经开会商定的,一定要这样做下去。”

按照《交通行政处罚程序规定》,证据可能灭失或者以后难以取得的情况下,经交通管理部门负责人批准,可以先行登记保存。然而李师傅告诉记者,他被查到后,货车直接就被扣下。记者遇到他时,他已经在运管所磨了一天一夜,期望少罚点,工作人员所说的两万元以下的罚款让他的心悬了起来。那么到底会罚多少呢,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点,他来到了位于运管所二楼的队长办公室。

朱凤鹏说,为了这场标的2000元的官司,他们从云南到东北,付出的可能要两万元还不止,但他们要的是说法。让朱凤鹏气愤的原因还在于,在黑龙江省,他们屡屡遭遇乱罚款。这是今年2月底,鹏程运输公司一位司机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拍摄的录像,在扣住车辆后,一位路政执法人员暗示司机可以暗箱操作,私下交钱放行。虽然表面上说是违规的事情不能做,但当鹏程公司的司机拿出现金时,这位路政人员张大了嘴,紧紧地盯着他数钱。在收下了1000元钱后,这位路政人员交还了行车证,驾驶证,货车顺利放行。朱凤鹏说,在河北秦皇岛,他们还曾经因为加固车辆多安了两颗螺丝而被罚款两万元,类似这样的乱罚款让他们决心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益。朱凤鹏说:“像我们这一次在起诉黑龙江公路局的,同时在起诉的当中,我们在起诉的当中又罚了我们两起,所以我们也不上汇报行政复议,我们就让他罚,罚了我们一起去,一起去上法院,如果说我们赢了,赢了之后我们要求国家赔偿。”

按照《交通行政处罚程序规定》,处以1000元以下罚款时,可以当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案情复杂或者有重大违法行为需要给予较重行政处罚的,应当集体讨论。而这位胸牌编号 100566的队长想都没想,直接一个人做出了罚款5000元的决定。李师傅叹着气接受了这一结果,但接下来还有难题,这一天是星期六,李师傅所在的公司不上班,委托书根本传不来,而多耽搁一天,对李师傅来说都意味着损失,正在记者也替李师傅着急时,这辆白色小轿车开了过来。

朱 凤鹏的公司现在聘请了常年法律顾问,同时注意培养司机的维权意识,在遇到罚款时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据理力争。2010年,他们公司全年罚款接近300 万,2011年就降到了不到20万,即使是这20万罚款,他们也全部提起了行政复议,80%也就是十五六万元的罚款得到了返还。他说:“就说在人们意识当 中就说是,你拦下来了,包括以前我们都这样,一拦下来之后,师傅你少罚一点,我不要票,自然而然就把这些人的习惯就变成了一种自然,他们很自然的东西,确 实这么一回事情,包括我们公司,通过两三年,通过这两三年,确实比以前好得太多了,有些也在说,我们要专门罚你们公司的,你们公司专门请法律顾问,但是他 们说是这么说,他们实际操作那你就罚,你就罚,你罚了试试看,说是这么说,他们也不见得罚,我们就很舒心,也就走了。不是罚钱的事情,我们是老百姓又是纳 税人,是一个人的尊严的问题。

李师傅过后告诉记者,这位小伙子名叫樊计强,是车被扣在停车场后认识的,此刻主动找了过来。就在樊计强带着李师傅去做假委托书的时候,新的问题又出现了。李师傅说,罚款要交到工商银行,但他随身没带这么多钱,家里所在地又没有工行,这时樊计强表示,可以把自己的工行卡号提供给李师傅,让李师傅家人把钱汇到他这。等了一会,樊计强带着做好的假委托书回来了,再次回到运管所,工作人员对这份迅速传来的委托书根本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在让李师傅填写了简单情况后,工作人员打印出了询问笔录让李师傅签字。而按照《交通行政处罚程序规定》,在调查、收集证据时,应当先制作《询问笔录》,再提出处理意见,而在这,一切程序都无从谈起。

在对朱凤鹏的采访中,有一个词给记者留下了深刻印象,那就是尊严。今年55岁 的朱凤鹏只读过小学二年级,但他时刻提及的尊严两字提醒我们,对于货运司机和车主来说,治理公路三乱带给他们的并不仅仅是减少成本,更是平等与尊重。不过 我们的记者在调查中也发现,虽然司机们的法律意识在增强,但现实整个运输企业都已经陷入了全行业违法的困境,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时时彩平台,此时,那位名叫樊计强的年轻人又出现了,他已经提前到工商银行排了队,此时李师傅家人也把5000元钱汇到了樊计强卡上。在银行排队时,“热心”的樊计强向李师傅透露,以后再路过小店,可以提前找他。交完5000元罚款,李师傅终于可以去停车站提车了,那么这位名叫樊计强的年轻人忙前忙后为得什么呢?忙活了两天,这一趟,李师傅罚款5000元,做假委托书100元,付给樊计强100元,汇款手续费50元,总共付出了5250元。

三、大件运输公司一年利润一半交罚款

自认倒霉的李师傅开着车上路了。那么小店区运管所一年的罚款有多少呢?记者采访中无意拿到了小店区运管所7月27、28号两天的处罚记录,记录显示,两天查扣的就有22台车辆,一位知情人给记者发来短信,短信中透露,小店运管所运管人员开支完全是自收自支,依靠罚款生活。今年罚款就超过一千万元,由财政返还80%给小店区交通运输局,小店区交通运输局再返还40%给运管所,而车托一是和运管人员相配合收黑钱,再就是收黑钱不成时以帮忙名义出现,让司机能迅速交钱走人,以避免麻烦。

“这都是一个车的罚款。这不,河北高速交警罚款,一个就1000,单车的一个1000,高速路政罚款160,还有底下平遥高速路政罚款160,龙门高速交警罚款200,这都是全没有票的。”

三、超载月票一年创收多少

这是西安老侯大件运输公司的一位司机,他给记者看的是随身携带的记帐本,上面记载了今年9月份以来一台车的罚款记录,3个月的时间罚款就达到了15000元,并且多数没有票据。在记帐本上,司机用整齐的字体写下了这样两行字:一 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司机说,这是他跑运输时路过一家店铺门口时看到的,特意记在了本上。他说:“当时我们就考虑,我们也是给老板 打工,老板挣钱也不容易。我们出来沿线路政、交警他们罚钱,他们根本就不要票,我们也不敢要票,如果一要票他们就罚得更多。那算正规的罚款,他们也装不到 腰包,因为我们只有自己掏钱,少要一点,不要票,少打假,还可以少出一部分钱,就这样子,要不掏钱更多。”

这里是河南省信阳市淮滨县,全国公路一年罚款接近三千亿全国公路一年罚款接近三千亿里采访时注意到,公路上类似这样装满沙子的车辆随意行驶,很多重型载重车的驾驶室外面都喷涂着相同的“验”字,还有各不相同的数字编号,当地的司机们告诉记者,这些都是办了罚款月票的车辆。

公司负责人老侯说,公司9台 车,每台车都有一个类似的记帐本,一年下来,总的罚款和灰色支出是个不小的数字。一年罚款和灰色支出八九十万,占到全年总利润一半。而在这八九十万中,处 理吃拿卡要等人为关卡的投入占到了一半。在老侯的办公室,这张表上是一些省份跑手续需要的流程,从这上可以看出,没有两个省完全一样。老侯说,很多时候问 题就出在这些程序上。关键的问题就说是正常办,它手续很复杂,期限法定时效非常长,像有的省份规定必须提前三个月来申报,你想我们一个省再走三个月,那要 穿州过省走上五六个省就得两年,估计到地方,设备都锈完了,都不用往那拉了,直接往废品站送。

司机们透露说,从2011年开始,淮滨县开始公开为货车办通行月票,在每月月初固定时间对货运车辆集中收取罚款,三轴载重货车每月统一罚款5200元,之后在一定载重范围内就不再单独罚款,执法部门都会验票放行。为了证实自己的话,这些司机还出示了统一格式的罚款单,也就是他们所说的大票。除了十一月份办月票的罚款费用略有降低外,其它每个月都是5200元,十二月份也会恢复到5200,那么司机们反映的是否真实呢,记者以车辆经营者的身份来到了淮滨县的马集超限检测点,就在这个检测点,这辆标志着验036的车辆正在过磅,磅秤上显示,这辆三轴车车货总重为43吨,而根据相关部委2004年发布的《关于在全国开展车辆超限超载治理工作的实施方案》,三轴车车货总重不能超过30吨,但过完磅秤后这台车顺利放行了。

为了应对这些程序和流程,老侯他们已经摸索出了一套成熟的经验。他说:“就是给路政人员拿小费。不拿小费的话,他就不顺利地开,要不你就等个三五天,要么就是他给你挑毛病,我们比较一下,我们一天600、700块,一个车600、700块,直接费用,我还不如花个300、200块钱给他,他很快给我们开,还有的是再到大厅,他说你这儿,申请了我们15天以内给你批,我们也受不了,所以没办法,委曲求全,想方设法给他送点钱,他们表面上不要,实际上他通过卡,刁难,实质上就想要点 他们想通过安全的方式拿到钱

为什么国家规定三轴车辆车货总重不能超过30吨,但在这变成了45吨呢,面对这个疑问,这位工作人员找到了超限点负责人杨伟。杨伟说,在淮滨县,只要三轴车车货总重不超过45吨,就可以在路上正常运营行驶,但必须接受当地的集中处罚。45吨以内,咱县里按规定,一次集中处罚,集中有个上限,到时再说吧。杨伟并不愿透露他所说的集中处罚的数额,不过最终,他还是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老侯公司的一台车没有任何明确原因就被山西省永济市的交警部门扣在了高速公路口,连续两天寸步难行,记者赶到了这里。司机们告诉记者,交警部门没有出示任何 手续就扣下了他们的证件,他们只能等在这里。记者随即以货主的身份赶到了位于永济的山西省交警总队四支队四大队,在经过交涉后,交警大队负责人同意返还相 关证件,但提出禁止货车上高速,而老侯公司办理的超限证却规定货车必须走高速公路,面对这一困境,交警负责人给出了这样的回答。老侯说,两天的时间白白耽 搁,并且任何部门不会给予任何说法,只能自己承担损失,类似这样的情况,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生。除了这种随意被卡住,对于老侯来说,还有更大的困惑,那就 是各部门、各省之间的标准不一致。

那么这所谓的集中处罚,或者说是超载月票,到底是怎么出台的呢,当地司机提供的内部材料显示,2012年2月20日,淮滨县治超办发布的工作意见中公开提出,严禁两轴车辆超过35吨,三轴以上车辆超过45吨上路行驶,严禁超载且没接受处罚的车辆上路行驶,并且要大造舆论,营造强力治超氛围,把各种要求和政策宣传到工作人员,车主。而根据2004年发布的《关于在全国开展车辆超限超载治理工作的实施方案》,两轴车车货总重不能超过20吨,三轴车车货总重不能超过30吨,这些照片是淮滨县治超办正在统一办理罚款,对没有交纳罚款的提出警告,对已交纳的喷号备案。

四、标准不一 法规打架 交通部门为养队伍纵容上路罚款

对于五部门联合治超的说法,也得到当地交通管理部门工作人员的认同。当地司机透露,运一趟沙石能赚150元,每天最多四趟,这样一个月跑满30天也就是18000元,但去掉司机吃饭、工资5000元,再去掉保险、维修、磨损,每台车跑足30天净剩也就是10000元,去掉罚款后也就剩5000元,也就是说,罚款拿走了净利润的一半,而实际上,车辆很难跑满30天,为了多赚钱,司机们只能多拉快跑,导致事故不断。

云南玉溪鹏程运输公司的朱凤鹏说,虽然一年多来,通过依法维权,公司的罚款直线下降,但是在日常运营中,他们还是经常遇到困惑。他说:“像我们那个车辆,它公告上,公告上是16.4米,16.4米那个发改委给了公告,对不对?生产厂家按照公告,你生产出来,我们是买了,有合格证有国家的公告,又经过公安部、交警队落了户,那交通部,车货总长不能超过18米,超过18米,他又说是你,是你超限了,你说我们那16米的车,再加上头是5米几,就是19米几,你说一路上他要罚你,你这个超长,我部里面的文件是只有18米,你这个19米几了,你还是要被罚,你说到底是公安,公安错了还是发改委错了,到底是哪家管哪家,我们老百姓怎么去经营,这是很现实的东西。”朱凤鹏说,除了标准不一致让他们无所适从外,不同执法部门的尺度不一致更是让他们苦不堪言。尤 其是运政、路政是最糟糕的,运政、路政,现在公安,他毕竟是,说得不好听点,他是正儿八经执法的,他是受过培训他还一般不敢乱来,你确实罚,他们罚的也不 多,特别运政、路政,橡皮式的罚你,他可以罚到你十万,可以罚到你2千,可以罚到你200,这个尺度很大的,老百姓很头疼的,特别是驾驶员苦不堪言。

那么,从2011年到现在,每台三轴载重车5200元的罚款,给淮滨县带来了多少收入呢? 12月份每台三轴载重车辆5200元的罚款已基本收取完毕。只要交了钱,这些超载车辆会不会导致交通事故、造成道路损坏,并不在相关部门的考虑之中。当地媒体报道说,淮滨县今年6月份召开了治超工作总结会,认为县乡公路、省道、城市道路环境都得到很大的改善,治超工作成绩显著。

河南省西峡县的维权司机王金伍也注意到了朱凤鹏提出的问题,他说,公路运输管理确实存在着法规多、相互不统一的问题。以目前货运车辆被罚最多的超载来说,有 处罚权的有四个部门以及道路收费部门。交警以车辆行驶证核定吨位认定“超载”,城管是以道路禁限重量标志牌认定“超重”,按照17年前的《城市道路管理条 例》进行处罚。运管往往按《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中“未经许可擅自超限”处理,收费站既不参照行驶证,也不参照车辆轴数和公路禁限重量,而是以 车型认定“超重”,按《公路收费条例》规定的,一旦超过标准按几何倍数递增收费,依据的法规不同,处罚的标准不同。

四、全国公路一年罚款接近三千亿

王金伍说,再以对车辆货物超宽、超高、超长行为的处罚来说,公安部门只有200元以内的罚款额度,但交通与路政部门对“超限”可罚款30000元以下,同样情节的罚款竟然相差150倍。车辆改变颜色,公安交警部门罚款500元以下,而道路运输部门则罚款20000元,同样情节的罚款竟然相差40倍。事实上就是部门利益,他们作为执法的,他们都懂得是法大还是法规大,应该遵照国家后法优于前法 下位法服从上位法,他们执法部门比货车司机懂得,但是就是强调的对自己有利的他才做。王金伍说,1994年7月20日,国务院首次作出《关于禁止在公路上乱设站卡乱罚款乱收费的通知》,2000年交通部、公安部、国务院纠风办提出,力争三年实现全国所有公路基本无“三乱”。2006年6月,交通部宣称全国所有省级单位实现公路基本无“三乱”。但2008年以后,公路三乱出现了事实上的反弹,一个重要原因就是,2008年底税费改革后,交通部门养路费停止征收,二级以下公路收费站撤销,大批交通人员转岗,增加到运管和路政执法队伍。现在尤其交通部门,以罚代养,罚款养队伍, 造成队伍的庞大,靠罚款生存,王金伍与一省级交通部门在一起座谈时 就说到下面罚款乱, 最后交通厅主要领导私下说,没办法,保稳定,这些人要生存,不让上路,他们没钱花。

公路三乱已成为一些地方路政交通人员敛财的工具,从1994年治理公路三乱开始,已经有18年了,公路三乱现象不仅没有绝迹,反而花样翻新,甚至超载也可以公开出售通行月票,治理公路三乱,究竟难在哪里呢?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指出,从发达国家经验看,对于道路运输并不存在没有类似我国的运管、路政等部门,完全是由公安部门统一管理,只有从体制层面清理,才有可能从根本上治理好公路三乱。

王金伍,河南省西峡县人,知名维权司机,曾发起过数次省级交通部门治理三乱座谈会,王金伍的家,柜子里,桌子上,到处都是全国各地司机提供的罚款票据。在王金伍这里,能看到来自各个部门的罚款票据,公安、运管、路政、超限站、城管,甚至还有林业、卫生、煤炭、盐业部门,有的处罚决定连公章都没有,直接手写生效,这张1000元的处罚决定书写明的罚款原因竟是不服从管理。

五、谁在为治理公路三乱添乱?

王金伍说,根据1994年《国务院关于禁止在公路上乱设站卡乱罚款乱收费的通知》,只有公安部门可以在公路上设置检查站,但现在,除了交警外,交通部门下属的路政、运管随意上路查车已经成为常态。

一 辆什么样的车能够合理合法安全地跑在一条什么样的道路上,在一个国家之内应该有统一的标准。但是我们吃惊地发现,不但各省之间的标准不统一,连各个部门之 间也不统一。交警、路政、城管、运管、收费站,五管齐下,把运货的车辆当成了唐僧肉。早在很多年前,就有全国人大代表在提案中建议全国统一处罚标准,创造 有序运行的道路交通,但至今这一乱象并没有得到纠正,显然受到地方保护主义和部门保护主义的反对。而我们注意到,对超载超限处罚标准较宽的往往是经济发达 地区,经济落后地区反而处罚得更严。这背后其实反映得是发展理念的差距。罚款再多,那也是小钱,物流不畅通,经济怎么会有活力?希望那些规章制度的制订者 能从发展大局出发,认真考虑如何为物流服务,而不是把它当成唐僧肉。

那么中国公路一年罚款到底有多少呢?由于很多罚款没有票据,或者罚款并未做到缴罚分离,没有任何一个部门能给出准确数字。北京的机电商报社曾在今年进行了一项历时9个月的关爱司机调查,向全国十四个省份上千名司机发放了问卷,通过实地走访和跟车体验,他们得出了这样一个调查结果。罚款占到了货车运费的百分之十,这是什么概念呢,根据中国物流信息中心提供的数据,2011年,中国道路运输费用27000亿元,据此推算,公路罚款在2700亿元。 吴凡说,根据司机们反映,近年来罚款一直占到运费的10%左右,今年经济不景气,运费持续跌价,罚款反而有上升的趋势。他说:“我感觉我跟一些司机的交流中,我觉得可能更多的变化是看你,取决于你跑什么线路,如果你跑这条罚款比较多的线路的话,它可能固定不变的。而且象征性的一些消息,他们告诉我,一些以前相对来说气氛比较好的省份,现在也开始有目的的去罚款。”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说:“虽然国家这几家加大力度,但凭良心说,是恶化了,恶化是什么原因呢,预算内的税收,养不了这么多人,他就开了个口子,收支两条钱,超收奖励,罚款分成,这个体制财政部是改革,但后果是,把以前不应该收的钱合法化了,比如交警,可以返,本人资金,单位分成,财政还抽成,很多单位靠这个发工资,发奖金,发福利。”

周天勇曾经进行过比较,发达国家市场销售商品中运输成本只占8%,而中国要达到18%至20%,原因就在于目前的管理体制。周天勇说,虽然这种超收奖励,罚款分成的体制很少有人公开承认,但在事实层面,已经成为相关部门运作时的潜规则。这种以罚代养最终导致公路三乱越治越乱,相关部门为了完成创收务,有时甚至是纵容超载等行为,养鱼执法,从而形成了罚款——超载——再罚款——再超载的怪圈。

五、总结

公路三乱治理了18年,三乱现象依然怵目惊心。明年第19年,后年第20年,如果继续靠发文件来治理,公路三乱的现状可能很难改变。那么三乱该如何治?关键是彻底切断基层执法部门与罚款之间的利益纽带。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收费、罚款收入必须全部上缴财政,实行收支两条线,同时不准向执法部门下达罚没收入任务,地方财政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执法部门返还罚款。事实上,这些规定并没有得到认真执行,下达罚款任务并返还提成,这依然是不少地方的惯常做法。如果收支两条线执行到位,每年发生在公路上的罚款到底有多少?这些罚款哪去了?这些问题应该有清楚的答案。但2009年四川司机李杰峰向公安部、交通运输部、财政部发函,要求公开2008年度车辆交通违法罚款收入。三个部门的回复都说此信息它们并不掌握。我们呼吁各地方执法部门的罚款帐本应该公开,并接受社会监督。只有把它放在阳光下,那些执法人员才不敢把它装进部门的小金库,或者塞进自己的腰包,公路三乱才能从根本上得到遏制。

本文由时时彩平台_首页【欢迎您】发布于信息公开,转载请注明出处:为创收纵容超载,交通部门纵容罚款

关键词: 时时彩平台

Fiat将和标致Citroen继续合营生产MPV

据《欧洲汽车新闻》日前报道,菲亚特将和标致雪铁龙继续在MPV/轻型商用车领域展开合作,联合生产MPV的规划保持不...

详细>>

圣菲波哥伦比亚大学学本科月竞拍摇号今明举行

11万人抢17880个指标 今明两日,将是2012年最后一次中小客车竞拍、摇号的举办日期。昨日,广州市中小客车指标调控...

详细>>

北京奔驰与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合作

近日,北京奔驰与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战略合作发布仪式在京举行。在主题为“商业智慧驱动中国成长”的发布仪式上...

详细>>

上汽乘用车年销售额突破200亿元

近日,上汽乘用车发布数据,上汽乘用车年销量达到了200017辆,同比增长23.5%,旗下荣威、MG品牌2012年累计销售量分别...

详细>>